1.6月下旬以前,PARTY只決定了要以音樂作為演出的主要內容,但只有兩天的EVENT不可能使用全國巡迴時同等的預算,所以不會是演唱會那樣正式的演出型態,在EVENT模式的前提下,現場伴奏音樂+TALK=PARTY」。

2.6月下旬正打算要開始討論實際要唱哪些歌曲內容時,剛的失聰發作。於是陷入一片混亂,考慮著是否中止EVENT,和STAFF商量了很多次。最後下決斷的是EVENT的三天前,也正好是未滿都市的殺青日,剛此時已經出院,主要演員當天也都在拍攝現場。不知為何,事務所的幹部們集合在我的休息室裡,一整天都在討論PARTY該怎麼做才好。我每拍完一個片段就會進去關心一下討論進度。

3.簡單歸納來說,剛表示「大音量不行,音樂表演也不行,可是當天我想參加演出」。這等於原訂的內容變成白紙狀態。到底該怎麼才好,大家絞盡腦汁討論,基於我(光一)的強烈希望,最後決定採用的『兩地現場轉播』。擔心剛的狀態是當然的,我本身也對於和那種狀態下的剛同台感到非常不安。

4.剛說他希望事先廣播告知觀眾,不要大聲歡呼(包括尖叫等等),要是中途感覺無法承受現場的聲音,他就退場。可是,這樣一來,究竟還能做什麼樣的表演?從很久以前就是我們粉絲的人可能就知道,KK過去也發生過因為剛的身體狀況突然欠佳,從舞台上消失的事。正因為曾經歷過,才敢更肯定地說,發生那種情況的時候,現場的氣氛不可能恢復(成什麼都沒發生前的樣子),不論我在台上做什麼,觀眾的心裡還是會擔心「剛還好吧?」,這種不安是無法消除的。

5.20週年紀念的舞台當然是兩人都能站在舞台上最好,但我認為絕對要避免可能會造成觀眾不安的狀況。不只是觀眾,也不能讓樂團與STAFF一邊擔心一邊進行活動。這種情況下,我該做的危機處理就是讓所有參與這場活動的人(包括STAFF)都感到愉快,並且對今後的KK抱持希望。即使會受到批評,我也會承擔一切站上舞台。

6.PARTY的前一天,我久違地更新了J-WEB,為的是盡量減少大家的擔心,畢竟剛生病了,粉絲也會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心態)去參加活動,希望多少能減輕大家心理上的負擔。

7.PARTY兩天到場的來賓都是光一前一天自己跟他們連絡的。但現場要表演什麼完全沒有決定,只跟要來的人說,「要不要表演歌曲都沒關係,如果有想要在現場表演的歌,就稍微想一下」。結果兩天都大約唱了十首歌,曲目完全當場即興決定。樂團也在不知道要演奏20年內發表過的哪幾首歌的狀況下登台。

8.第一天考慮到4U正在排練舞台劇,所以請他們去剛所在的涉谷會場(不需要大老遠移動到橫濱)。第二天找內,內和剛幾乎完全不認識,卻在剛那邊出現,就會產生「你怎麼在那邊啊~」的突兀感,是光一惡作劇心態下的產物。在半夜寫MAIL拜託內,內馬上就答應了。但過了一會兒又來信說:「等等,我要去的那裡只有剛在那邊嗎?」「對呀~」「ㄟ~~~」()

9.發表了未完成的新歌。正好之前堂島(孝平)找我一起合作了一首新歌,雖然還在試寫階段,想說就趁這機會初次公開好了。所以這首歌其實跟20週年沒半點關係,只是剛好堂島找我一起寫歌,我暗中在進行的一首歌。原本就預定請剛填詞,可是當時連比較像樣的音源都沒辦法給他,於是第一天就用啦啦啦這樣哼唱,讓剛現場聽過之後,當場得到的靈感直接寫成歌詞,這樣做出來的詞曲,對KK而言也更加有意義。取名暫定「突發LOVE」,目前完全沒有發售的預定(笑)

10.原訂的Delay Viewing全部取消,因為會變成讓大家看影片中的影片,這樣的呈現方式光一無法接受。

11.本月MEMO。活動會場在橫濱競技場,但週邊商品的販賣卻是在隔了兩個車站的太平洋橫濱(展示館)。當初為此感到不解的粉絲應該不少,不過當天到了現場就知道,原來為了排隊等待的隊伍租用了一整個展示館,並且作了服裝展示與影片播放,還贈送了免費的紀念毛巾。雖然是STAFF的企劃安排,但在這裡向各位報告,是因為光一說了這句話。「這樣的大熱天,要大家像以往那樣排隊嗎?」又,這條紀念毛巾發給了所有到場參加的每一位觀眾。

創作者介紹

大王子與小王子,還有平成王子

Mas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ko72623
  • 謝謝翻譯!!!
    覺得光一真的很貫徹"讓觀眾開心這件事",
    GACKT也曾說,舞台後的那些痛苦不用給觀眾知道,
    或許這樣的作法對於某些人來說會很不諒解,
    可是當自己在社會打滾久了耐心愛心也漸漸消磨後,
    對某些事也有"干我屁事"的心情,
    去看別人的演唱會也有覺得不好看浪費錢的時候,
    因為KK是自己喜歡的藝人可以忍受,但觀眾中一定有不是。
    我覺得能這樣想保有自己職業道德的人很了不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