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追加:2008年9月號WU中的一則Q&A(更新在最下方)

以下內容譯自TV Guide 2009年正月特大號(08年底發行)

這篇採訪的主題是2008年總回顧與2009年的展望。

牽山羊的光一 (真難得跟動物合拍卻沒笑容,但畫面本身還是挺有趣的)


不論身在何處,讓客人感到「開心」第一優先

08年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展開久違的KK全國巡迴演唱會。
不論到什麼地方,大家都很熱情迎接,真的很教人高興。
用當年舞步表演的出道前歌曲「たよりにしてまっせ」,
實在很累人(笑),雖然是故意用累人的方式跳的啦~
與其說那是在跳舞,不如說那是在發飆(笑)。

年底的演唱會是在大阪舉行,不過無論場地是在哪裡,
我的心情都不會有改變。讓客人感到「開心」,絕對是
第一優先。
即使某天身體狀況不好,也不會有所影響。
因為(身體狀況不好)不是誰的錯,是自己要負的責任。
總之,自己放在最後面,必須先考慮觀眾與工作人員,
以及共演者的狀況
。因為有他們的存在,才有自己的存在。
如果以自己為主體來論事物的話,是做不出好東西的。
而且FAN也會因此被丟置在一邊。

所以我想讓自己成為當下那個場面所被期望的自己
  (その場で望まれてる自分でありたい)
即使會感到難受,那種時候也只好欺騙自己(好符合當場的期待)。
﹙しんどいなと思うことがあっても、時に自分にうそもつかないと。)
或許,我這個人精神面真的不是那麼強韌,
但是我會騙我自己『我很強』。

(俺自身、本当はメンタル的な部分は強く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だけど、「強い」と思い込んでる。)
這種心情層面上的控制,我想應該是必要的吧?


此外,我覺得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表現自己也是很重要的。
這個想法今後也不會有所改變。我也不會在意運勢占卜什麼的,
因為星座占卜只要看不同人寫的,結果根本就完全不同嘛~(笑)




當初看的時候就痛過一次,現在翻完又.............

----------

Wink up 2008年9月號

A:自分はファンを何%ガッカリさせてると思う?

A:你覺得自己有多少%讓FAN失望了呢?

「知らね~(笑)。たしかにファンのオレに対するイメージと
オレ自身のズレは感じるよ。でも、結局オレはオレだからね。
それにコンサートとかで暴言を吐いても、
けっこうそれで盛り上がるんだからいいんじゃないの(笑)」

「我哪知道啊~(笑) 我確實感覺得到,FAN對我抱持的印象,
與我自己本身實際的差距。不過,我還是我呀~
況且就算我在演唱會上惡言相向,大家不也因此更HIGH了嗎?(笑)」

-----
9月號的WU是8月發售,接受採訪應該是7月中旬~下旬左右,
因此這篇訪談是在緊急控前或剛開始沒幾場時進行的。
那時光一會↑這麼講(對FAN暴言相向炒熱氣氛),
表示他信任FAN,知道FAN不會誤解他。

但緊急控第一彈結束後,光一在會報上卻是這麼說:
「MCは少し短くしたほうがいいのかなって考えたりもしてる」
  (我有在想,MC是不是短一點會比較好?)
再來就是本文的TV GUIDE訪談:
「しんどいなと思うことがあっても、時には自分に嘘をつかないと」
(即使會感到難受,那種時候也只好欺騙自己)

這前後的差異,該做何解釋呢?(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y 的頭像
Massy

大王子與小王子,還有平成王子與天然王子

Mas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7) 人氣()


留言列表 (67)

發表留言
  • wayne
  • 看了這一篇,我更想知道「那天」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Orz
  • yoyo
  • 唉!真的再看一次,再痛一次...

    謝謝mitsuo的翻譯!
  • winnie
  • 謝謝mitsuo san的翻譯~
    可以的話,方便將鹿兒島repo寄給我嗎?
    雖然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
    但心裡總是介意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這篇翻譯,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苦澀壓在心頭... >_<
  • kd24451
  • 呃...我也想知道鹿兒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mitsuo可以寄給我嗎(雖然日文很菜,但會努力研究的)

    這次的tour我也是只看了7月東京二場及1/1生日場
    東京時可以看得出來光一很高興
    我也高興,因為沒有長的吉他表演
    觀眾很high可能是因為tour剛開始比較新鮮
    1/1時光一比較像是在盡義務
    對觀眾而言,驚喜不是沒有,但有些老套(除了那個大蛋糕)
  • 小鳳
  • 我也很想知道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看了好多天的留言了,但是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還看到了堂本兄弟的事件,我想我真的不太知道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耶~都是從這看到的。也可以寄信給我看嗎?謝謝!
  • yoyo
  • dear mitsuo

    贊同妳所說的
    "鹿兒島絕對不是罪魁禍首 頂多是導火線終於引爆的現象"
    真的其實只是長期的累積…

    看到很多人都不甚明白事情演變的狀況
    是不是要開個不公開的討論讓想了解的人了解
    還可以交換意見
    我想很多光放不知其所以然
    (沒有看控or語言隔閡or缺乏消息來源)
    又面對"KK話題性跟銷量急速下降"的現實
    會有無所適從的感受吧

    只是提議^^
    mitsuo再看看怎樣比較好
  • mitsuo
  • 給留MAIL給我的各位:

    看到突然跑出這麼多位老朋友跟我要日文Report,
    真是讓我嚇了一跳!
    因為當初提過鹿兒島的事,大家似乎不太有反應,
    我還以為大家早就忘了呢~(^^;;)
    也許是光一這篇TV GUIDE令人擔心吧.......

    既然有這麼多人想知道,加上又有日文理解的問題。
    我打算找個留言板PO上REPORT,
    大家可以一起討論交流(彼此療傷?)。
    留言板準備好後我會把留言版網址與密碼MAIL給各位,
    (如果有其他想知道的朋友,仍可來MAIL索取)
    那麼,就給我一點時間作準備吧~
  • l7509210
  • 不好意思,
    雖然我一直潛水(因為是剛入門的光放,
    一直默默的收集資訊),
    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鹿兒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已經擔心好多天了,
    一直看不到確切report,
    如果留言版準備好,
    可以把網址與密碼寄給我嗎?
    謝謝。
  • natsuo
  • Dear mitsuo

    一直在猶豫要不要留言
    大概從去年12月開始看到向王子許願的活動開始
    同時也猶豫著要不要參與,因為如果真要寫真心話的話
    我大概會寫出「お願いだから、KinKiを捨てないでください」這種話
    這在某種方面來說,跟mitsuo發起的活動目的根本是背道而馳的吧...
    所以為了不要被認為是來亂的&造成mitsuo的困擾
    我就一直在意著直到活動截止

    然後最近看了大家的留言又想了很多
    卻又沒辦法好好的表達

    其實我很羨慕光放,可以期待光一的solo活動(說真的我也期待)
    而我卻是在剛的solo活動中終於承認和他距離越來越遠
    然後心裡對堂本剛的小小期望也不可能素直的傳遞
    因為他不喜歡放干涉他留不留鬍子,更何況音樂

    我非常非常希望剛能像在出第20張單曲前
    提出想出張適合跳舞的單曲這種想法
    ((可惜當初這想法敗給了織田哲郎san的anniversary))
    總覺得或許剛不表示,光一也不會提...
    還記得他們上MS唱涙、ひとひら那陣子
    我可是要每天看一遍以上哪...
    原來我也是歌舞派的,但無奈往事只能追憶 >"<

    實在很沒重點的留言,最後我也想知道鹿兒島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知道了一定又會很悶(笑)
    希望mitsuo不要介意我是個偏剛的放 ^ ^;;;;
  • wayne
  • Mitsuo桑

    我也是找了幾天的報導但啥也沒發現,
    似乎我找的管道有限,再加上日文理解不能....
    若能有個討論的留言板,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先說聲謝謝了!

    我也認同「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這麼多年下來,經過這麼多事,我一直在想光一的心理轉折,
    當然這無解,畢竟了解的還是很有限呢...
  • Spaniel
  • 那就先謝謝mitsuo願意提供有關鹿兒島場發生的事情啊
    這一個月來, 真的很在意光一多次受委屈
    因為日文能力有限, 唯有常常都來mitsuo的網誌逛
    我也明白mitsuo的工作很忙碌
    所以...
    留言版的事慢慢來就可以
    天氣冷, 請小心不要感冒啊
    我會保佑光一和mitsuo大人身體健康(笑)
    頭一次留言就來要password
    實在不好意思
    希望不要介意

  • killy
  • 對於鹿兒島事件,因為所得到的資訊有限,想說不要庸人自擾,原本已經不在意,可是因為TV誌的訪談,又讓我對這件事非常在意,有時候真得很心疼光一。
    所以如果mitsuo桑留言版用好,請也mail給我,謝謝。
  • mitsuo
  • 給natsuo

    natsuo好久不見,我記得你喔~
    妳跟我一樣是2000年入門的KK放,所以才叫natsuo(夏生)的嘛~

    我週遭有一位跟你心境幾乎一樣的偏剛KK放的朋友,
    妳想說的那種感覺,我想我能了解。
    這樣講雖然很失禮,但我真的覺得比起像我這樣的光放,
    像你(與我朋友)這樣的剛放,才是最無奈,最憂鬱的KK放。
    因為就如你說的,我還有光一SOLO可以期待,
    而你卻只能祈求剛不要把你喜愛的KK改造成你不喜愛的模樣。
    (至於更漸行漸遠的虎斑恐龍王,就更不在話下了)

    其實你若當初有寄許願向來,我也會幫你寄給光一。
    (目前來信中也是有希望KK來台開控的呀~)
    只是我覺得即使你不許願,光一也永遠都不會拋棄KK,
    光一自己本身就是KK,以光一的個性來說,
    只要KK不解散,他就像去年的全國巡迴緊急控一樣,
    光一會盡他身為KK該盡的義務。

    你真正該寫信許願的對象,應該是剛吧~
    常常看到放說,不想被偶像討厭,或做出讓他不開心的事。
    喜歡一個人,會產生這樣的心理是很正常的,
    這表示你重視對方,並且懂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
    可是,當你在乎他開不開心的時候,
    他卻一點都不在乎你開不開心。
    這根本是一種失衡的關係。
    更何況,放與偶像並不適用所謂「無償的愛」這種概念,
    因為偶像給予我們的大部分,都是有償的,
    都是必須以金錢去獲得的。

    也許有人會願意奉獻出自己的時間,自己的金錢,
    去證明自己極致無償,不求回報的愛。
    遇到不愉快,委屈難過也只告訴自己,忍一下就過去了,
    就這樣一直咬牙忍耐著。為的只是不讓對方不開心。

    注意到了嗎?單方面的忍耐→永遠的討好伺候→?
    然後哩?這種單行道有變回雙向道的一天嗎?
    堅持不離不棄,最後恐怕只會變成Last Friends的美知留吧?
    這比喻或許誇張了一點,但我真的覺得,
    當一個人在一段關係中,一直叫自己忍耐忍耐再忍耐,
    忍到忍無可忍的時候,就是該下定決心分手的時候。

    最後話題再回到我那位偏剛KK放朋友。
    她最近都很快樂喔~因為她終於跟KK分手了,
    也找到新歡--AAA的西島弟弟(^^)

    我不建議natsuo再自虐的看這份鹿兒島報導,
    除非,你希望藉由它來讓你自己下分手的決心(笑)
    總之,你再考慮一下吧~
  • yuki
  • 原本我已經不打算深究鹿兒島CON上的事,因為只憑捕風捉影的消息也足以令我明白到絕對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可是看到王子在TV Guide上所說的話,令我覺得他的心真的受傷了,為什麼他要受到這樣的對待呢……
    一想起就會為王子感到心酸……>_<

    現在我反而很想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讓我得一個明白,麻煩mitsuo也mail給我吧,謝謝!
  • estrella
  • Dear mitsuo,

    起初是因為喜歡kinki的歌, 接著是日劇&綜藝節目中有趣的發言或互動. 越來越多的接觸, 對光一的成熟理性就越折服.

    鹿兒島的事件, 也曾經由網路上蒐尋的瑣碎記錄拼湊出大概. 但不解的是, 堅持每場演出都讓觀眾開心的光一撐不下去的理由? 畢竟早該習以為常剛的任意而為了不是嗎?

    冒昧請求一個解惑的機會.........感恩 ; )

    estrella
  • 無
  • 浮出水面~~~
    不知mitsuo是否也能mail給我呢?
    我的日文是一竅不通~~
    因為不懂日文,當初report有的寫的很嚴重,但卻沒完整寫出
    有的又寫的滿好的,所以一直無法知道詳情,
    但看到光一在雜誌上的話,相信他一定有很大的感觸,
    否則依他的個性,應該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就算他現在已經比較會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真的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麻煩muitsuo mail給我好嗎?謝謝!
  • winnie
  • 反覆閱讀著這篇譯文,似乎勾起了我微薄的記憶力~(^^;;)
    在這次的年末年始公演,或者說是光一時常掛在嘴邊的話,
    "我從過去到現在都不曾變過,未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30歲宣言~ (←自行命名^^;;) (若記錯了,請多包涵~)
    總覺得光一不斷地在向fan傳達
    俺、皆の期待を裏切れないよ。
    強化信心似的隱藏其中~

    雖然這次算看的滿開心的,但有時會有種錯覺...
    在主舞台上思考似走來走去的光一臉上有種落寞感...
    當然也有可能是用望遠鏡看的我,眼花看錯了或誤會了,
    (許久沒看生光舞蹈,當然要用望遠鏡用力看~~^^)
    但有時我覺得小剛這裡講的話,應該是要給他"え~~"的反應,
    週遭卻是YA~~,有一瞬間感到錯愕~~@_@?!

    想請問一下"牆壁是我的朋友"是光一新的ネタ嗎?
    12/30那場,光一一直講這句~~不曉得其他場次有嗎?
    ハゲネタ似乎真的被封印了,沒記錯的話,我看的這幾場都沒講~~
    不過う○こ和便器希望也可以被大聲宣告封印~~
    (有時會覺得那些話是被迫講出來的...>"<)

    憑著微弱的記憶和破爛的日文分享一點點30號的小片段~~
    由於前一天晚上去吃了壽司,因此這天的talk是以壽司為中心~~
    根據情報來源T先生,他們去吃的那間壽司店是每盤250日幣均一價~
    似乎J家的人滿常去樣子,老闆說J家的標準盤數是20盤,
    大家一聽,心想若沒吃到20盤,就不配身為J家人了,
    但吃到18盤時就已經很飽了~~不過町田倒是吃了29盤輕鬆過關~~
    但老闆說町田應該算吃到30盤,因為他有幫光一吃~~XD
    光一解釋說因為最後剩下三盤,有一盤是油脂比較高的,
    跟另外二盤不太合,他不太想吃,就問町田要不要吃,
    町田樂意的接受了,可不是他硬逼町田吃的哦~~
    這天光一不斷宣揚鮑魚有多美味,多麼高級的食材,他要留到最後才吃~
    被吐糟說是鮑魚大使嗎?一直提一直提簡直就像個アワビマニア~~
    對了,還提到光一特別的地方,就是要先排好,吃的順序,才開始吃~~
    本人認為這樣吃起來才好吃~~當然又被吐糟,那按順序注文就好啦~~
    光一一副恍然大悟"對唷~可以這樣做耶~"的表情,可愛極了~~(^_^)
    下面這邊不太確定...
    好像是說老闆一邊聊天一邊準備了水果給光一吃,
    而光一覺得很好吃,老闆一樂,又拿了別的水果給光一,將其他人放置一邊~~XD
    以上是我勉強記得聽出來的部份,若錯了,請多包涵,也請幫忙訂正~~
    謝謝~~

    追加:這天光一拱了小剛學社長唱Secret Code,結果大家都笑翻了,光一也笑彎了~~^^

    (不好意思,借mitsuo san的地方一用~~若不恰當,請刪~~謝謝~~
    不請之情,有30號x音的人可以私下分享給我嗎?お願いします。m(__)m)
  • 希
  • mitsuo 是否也能mail給我...
    謝謝mitsuo翻譯與分享
    另外也謝謝element
    總是第一時間跳出來幫忙。
    (是說,這應該輪不到我來講)

    看完上面的留言
    又讓我更深刻覺得
    他歇盡所能地回應著放
    (雖然以前就能感受到了)
    即使筋疲力盡卻還是在想著
    如何能讓大家更開心的演出
    尤其有很強烈的對比。
    (抱歉,這樣講很...)

    第一次留言,有不妥的言辭
    煩請mitsuo刪除。
  • 希
  • mitsuo 是否也能mail給我...
    謝謝mitsuo翻譯與分享
    另外也謝謝element
    總是第一時間跳出來幫忙。
    (是說,這應該輪不到我來講)

    看完上面的留言
    又讓我更深刻覺得
    他歇盡所能地回應著放
    (雖然以前就能感受到了)
    即使筋疲力盡卻還是在想著
    如何能讓大家更開心的演出
    尤其有很強烈的對比。
    (抱歉,這樣講很...)

    第一次留言,有不妥的言辭
    煩請mitsuo刪除。
  • jojo
  • mitsuo 你好,不好意思很少留言的我每次留言都是都是向你請教問題,(因為實在是不擅長留言)但是對鹿兒島場到底發生什麼事感到在意,雖然對日語不通,但是如可,可以可否也給我mail呢?謝謝你!!
  • Nao
  • mitsuo桑
    我也想知道光一在鹿兒島發生什麼事
    看電視跨年倒數完畢時
    光一沒有像以前雙手高舉
    高興的跳著
    反而是躲避著鏡頭
    讓我覺得好擔心
    看了這篇翻譯讓我更是擔心
    請你讓我知道光一到底怎麼了好嗎?
    請原諒光媽性格的我
    Nao
  • apple
  • 有听说过鹿儿岛事件,但当时并没有在意。
    现在看了杂志上所说的话后很担心,想知道具体的情况。请mitsuo san 也能email给我。谢谢!
  • Carman
  • 最近, 看到不少人的回顧, 大概也有提及鹿兒島的事, 很想知道更多當中的事情, 拜託mitsuo 也 send e-mail 給我吧!

    Thx !
  • nao
  • 一直在這裏潜水,因爲很欣賞mitsuo桑對待事情的客觀態度。鹿兒島的事情也看過一些repo,但都是對光一片面的指責。
    希望能夠瞭解事情的真相,雖然日文水平一般,但麻煩mitsuo桑send mail給我。
    謝謝。
  • mandy
  • 您好!!其實不是對鹿兒島 con 發生的事, 或是在堂本兄弟中發生的事不在意, 而是我一直沒找到相關的report, 而且在 mitsuo深思熟慮之下, 堂本兄弟節目中所發生的事並未寫出來,即使很在意也是無可奈何, 現在有這個機會了解當時所發生的事, 光一為何有此"失常"的表現, 即使日文很爛, 也會努力去了解, 也謝謝mitsuo的大力協助了.謝謝!!
  • ichiko
  • mitsuo桑,你好,一直在你这里潜水,今天忍不住要留言了
    这次跨年是我第一次看KK的演唱会,看完之后我失落了好久,因为感觉舞台上的光一很不自然,不是我所了解的他一贯的样子。如果KK 演唱会一直是这种感觉的话,我绝对相信KK不和说。
    我去看了两场,一场在光一侧,一场在刚侧,光一很明显的,经过刚侧就不笑也不挥手,没有什么大反应只是唱歌,经过自己那一侧就对歌迷又笑又挥手。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KK演唱会,所以我不知道光一是一直都这样“差别待遇”,还是就这几场才这样。那么爱惜歌迷的感情的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让我非常震惊。但我相信自己对他的了解,猜测是不是以前刚侧的饭曾经对他做过什么偏激的举动。
    我前年刚饭上,饭龄很短,因为以前也没看过类似的REPO,结果又在mitsuo桑这里看到这样的文字,我终究是放不下心。
    如果有时间,请劳烦告诉我这种差别待遇是最近才开始的,还是古已有之。此外留言板的地址密码也劳烦e-mail我一下。谢谢
  • totozi
  • 今年没怎么关心过CON的进程,因为妈妈生了重病,基本都在医院和家之间奔波.所以,有关鹿儿岛的rep可否mail给我看看,一上来看到真是有些担心呢。谢谢
  • totozi
  • 虽然日文水平不高,但对付着还是能看个七七八八。请一定mail给我喔。谢谢。留言板如果方便的话,也请告知我下。
  • loofee
  • 作为一个光饭,很想知道鹿儿岛con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实话,杂志上的话让我有点shock,光一是多会藏话的人啊,竟然...
    mitsuo桑,repo还有留言板及密码请务必mail我吧><
  • vilisasa
  • 之前的雜誌上也提到,為了讓mc有趣,光一只好扮演跟自己本性完全不一樣的笨蛋角色,kk放及ma又被相方主導的mc影響,以前的kk con 都沒有這樣明顯的感覺,今年尤其強烈,kk con的mc又長,又開那麼多場,總是會有沒話題時候,但是沒必要以欺負,吐槽別人當作笑料,長時間下來,當然會受不了,不想看到光一裝出來的笑容,希望光一可以堅持縮短mc時間,太長的mc實在受不了
  • 艾非
  • 不好意思,一直潛水了
    也是希望能夠看到鹿兒島的repo,以及聽聽看大家對事件的看法。
    這次好像超出了光一接受範圍了麼?很心疼明明很喜歡mc卻說了把它縮短的光一。
    無論如何我也是會支持光一的!!

  • Rin
  • mitsuo桑

    看了這篇翻譯,
    也看了一篇minori桑那裡提供的一篇感想文,
    讓我更想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留言版準備好,
    可以把網址&密碼寄給我嗎?

    謝謝。
  • mjki
  • 常常來這裡潛水獲得很多的資訊,對鹿兒島發生的事情不是很清楚,
    大概知道光一心情好像跟其它場次不太一樣,而引起歌迷間討論,
    希望mitsuo桑可以mail 給我,想弄知道現場發生什麼事了。謝謝!
  • Annie
  • 年末我只看到了1月1日那場。另一個朋友看了31日及1日兩場。
    1日那場沒我想象那么情緒高昂,光一臉上雖有笑容,但總感覺哪裡不對勁,當時我還以為自己太敏感了。
    (對KK,我一直往積極的方面去想,呵呵)
    朋友讓我相信自己的直覺,31日那場著實把她鬱悶到了,呵呵。
    今天上來看了mitsuo翻譯的TVG,之前果然是發生了什麽。若可以的話,請mail一份給我,先謝謝了。
    PS: 在CON上光一談過了MC的問題。現在只想儘量知道此果為何因而生?
  • athcaga
  • 其实看了这几次的杂志采访
    多少能感觉出个轮廓,但是具体的内容并不是很清楚
    怎么说,为坚持的光一感到心疼
    为别人着想的那个总是吃亏的那一方
    有些东西不互相理解互相迁就是走不下去的
    虽然一直以来只想去关心光一他自己
    但对于他来说KKy又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在这里受到伤害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等待mitsuo的留言板
  • cub
  • 還是很在意鹿兒島的事情,因為很在意光一的感受。今年幾乎沒關注過KK con的事情,所以對鹿兒島事情的發生了解的很模糊,找不到可以信任的消息來源,連光一有沒有生氣以及爲什麽而不開心我都無法知道,而對於mitsuo桑的報道我一直都是很相信。
    請mitsuo桑mail給我吧,謝謝
  • tsumetai
  • 平时不怎么关注KK的con...

    今天才知道鹿儿岛时发生了什么事......
    很担心光一......想知道下详细情况......

    麻烦您把repo的留言板地址和密码发给我好么?
  • vo
  • mitsuo桑好
    鹿儿岛场的事之前也有听说,当时只是想他可能身体不舒服,也不敢往更坏的地方考虑,看现在他说的话,觉得他心理也是有受伤的吧,都在杂志上说了这样的话了,感觉矛盾很大的样子呢
    虽然过了很久,也还是想知道那天更详细的repo,能麻烦mitsuo桑发下留言板的地址和密码吗?谢谢
  • canyon
  • mitsuo桑你好
    关于那场CON的事自己也零碎的看了些REPO
    但是当时还是安慰自己,人的情绪总是有起伏,本来只想当做光一偶尔的低TENSION
    但是看了这篇访问,就觉得确实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光一感到受伤了,作为光饭,无论如何是不希望他被一些无谓的人和事所伤害到情绪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发MAIL呢?
  • jury
  • 在我看来,KK是光一付出很多心血,一起成长的地方。当初secret code 刚出来的时候,因为以为光一不再对KK的单曲上心而不舒服,直到看到他说有提出演唱的分配问题,才变好。
    所以,我还是不太能相信光一会在KK的演唱会上心情不好然后还表现出来。
    但是看前面的留言,好像他确实有针对某一部分fan?
    所以还是希望mitsuo能mail我一份report。
  • 黃昏
  • mitsuo桑你好
    看到這篇文章讓我忍不住浮出來了,我算是飯齡很淺的fan,
    雖然如此,但從大大這篇文章中可以感受到,光一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吧?mitsuo桑的這篇文章其實關注了好久,但因為自己並不在現場,所以也不能從其他大大的repo就來斷定這一切,每個人其實都有不同的解讀,但內心想知道的心勝過一切,還是很想知道情況到底是怎樣?因為我是個日文小白,所以想請問mitsuo桑repo有翻譯版本嗎? 如果有可以給我一份嗎?感激不盡>"<
  • genin
  • 看了觉得很压抑,可能我本身容易伤感吧
    想知道鹿儿岛到底发生了什么
    希望光一能够快乐的工作、生活啊
    mitsuo桑也mail我一份可以么
    谢谢
  • cn1414
  • mitsuo桑:
    我是一直潛水的,不論是在論壇還是在BLOG上
    不過今年看了許多大道小道的消息,鹿兒島的事情我有用搜索引擎,但什麽也沒看出來(日揭我是看不懂的)
    說起來我算是個神經大條的FAN,在網路上就算看到別人說光一什麽,我也從來都一笑置之
    就像光一自己說的那樣:有時不論如何努力,也不可能讓所有的人喜歡你。所以我也一直這樣看待那些詆毀他的人
    但鹿兒島事件出來的時候,我感覺到事情可能沒那麽簡單,所以生平第一次為了光一的事去搜索了,但很可惜,什麽也沒查出來
    從mitsuo桑這裏也沒有
    現在看到mitsuo桑願意開留言版來討論,覺得很想知道到底光一為了什麽事情如此受傷,所以請mitsuo桑也mail我一份吧
    雖然我日文完全不行,但為了了解,我會想辦法看懂的
    謝謝
  • Ann
  • mitsuo您好
    很冒昧留言
    因為看到不少人寫說光一最近怪怪的
    好像在鹿兒島有發生什麼事情
    但一直找不到repo
    不知可否也可以讓我看repo呢
    謝謝您
  • emma
  • 今年光一的狀態確實有些地方讓我疑惑,原本看REPO也沒注意到事情的嚴重性,以為是一向的誇大,可惜今年KK CON的ML一直沒有,所以究竟鹿兒島發生了什麼事,麻煩mitsuo也mail給我,謝謝。
  • vilisasa
  • 看了很多REPO,對MA有點失望,尤其是米花,為什麼他要被相方影響,也成了幫兇,雖然我知道光一不會在意,可是想到還是會很難過
  • 小b
  • 從認識光一 喜歡上他開始
    真的覺得 光一近來越來越坦然 願意說出一些心裏的話
    這次鹿兒島事件 雖然不清楚到底是發生哪種嚴重的事
    但 可以見到光一罕見的在舞台上嶄露自己的脾氣
    在小b 另類思考上 這未嘗不是件好事
    今年終於如願 有抽中 Endless SHOCK 的票
    但因公事可能會走不開 但 最近的一些事
    讓小b終於下定決心 一定要親自去幫光一加油
    我們這些放 能為光一做的
    就是支持他的舞台 他的音樂吧

  • VILISASA
  • 不知是不是我多想,感覺光一是不是對FAN產生了點不信任感,很怕會影響期望已久的SOLE CON,MIRROR太美好了,對KK CON已完全失望,無聊的吉他SOLE,冗長的MC,可以省錢了,還是ES的感覺好,ES快開始囉,希望在光一最喜歡的舞台劇裡好好恢復心情
  • vilisasa
  • 唉 沒注意 單字打錯了呢 見笑了 找不到地方修改啊 不知mitsuo桑能否幫我修改一下呢 謝謝
  • winnie
  • Mitsuo san, 謝謝解惑唷~~~m(__)m
    我這次都坐在三壘側,並沒有感覺到光一有任何差別待遇唷~~
    不過當週遭的人在喊剛時就我一個人在喊光一,
    有一點小小的壓力,好像怪怪的~~^^;; (太敏感了~~)
    是說大阪放好像有點...冷...沒有想像中的熱情...
  • ichiko
  • 谢谢mitsuo桑的回应。
    也许正因为我两边都坐过,所以才感觉到那种差别吧。第一天虽然感觉到光一情绪有点微妙,但因为他来一垒这边都有挥手,所以还满高兴,只是座位太远要用望远镜才能看到脸不太爽。
    第二天座位近很多,尤其离花道很近,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楚细微表情,所以我很期待光一来花道或是坐滑车过来。可是让我失望的是他既不笑也不挥手,因为我一直用望远镜盯着他,所以有看到他去一垒侧挥手。
    要说别人的证言的话,31号早上我在Hotel遇到两个同是来看演唱会的饭,其中一个自称是TK的KKL,她30号也是在一垒侧,我记得她很兴奋的跟我说,光一来这边又挥手又笑,在三垒侧就只是认真地唱着歌,好样的!(我想她的意思是这样她的一垒侧的票就比三垒侧的赚到了)当时我也只是听听就算。等到31号才发现原来不是偶然。
  • yvonne
  • 印象中在幾年前的演唱會報告中光一曾經說過"觀眾是神"
    這樣的話來,當時覺得光一真是實際的人,很清楚自己的"偶像"
    地位與角色,同時期的剛則是努力追求自我呈現
    我覺得光一一直認為飯支持他是因為他努力呈現了好的作品,而剛先生則是非常了解飯瘋狂與盲目的一面,並且對本身的魅力很有自信
    十幾歲的時候因為形象塑造的緣故讓剛覺得自己只是在演出一個角色,於是後來積極地想讓觀眾認識他的不同面
    ,這是一種對自我認同的問題,現在剛終於經過"叛逆期"成熟了
    ,但是沒想到一向熱愛舞台的光一卻出現"倦怠"的情形...
    我相信防衛性高的人是因為知道自己敏感到容易受傷害
    看到光一這樣自我催眠的發表實在讓人心疼不已...
    我希望能加入留言板的討論,請版主告訴我網址,謝謝!
  • ichiko
  • 此外补充一点REPO相关的,假发的ネタ30号有讲。第一段MC时相方把帽子脱掉了,光一就说还以为你会一直戴着呢,相方说一直戴着会很大変,意思是很热,待会再戴上,然后又说光一你倒是一直戴着的呢。光一没接话于是就不了了之。
    关于水果那里我听到的是可乐,好像是米花(人物有可能记错)先跟寿司老板的儿子叫了一杯可乐,然后他倒着的时候相方也叫了一杯,结果寿司老板的儿子就放下倒了一半的可乐再去拿另一个杯子,之后还把之前一个杯子里的可乐匀给第二杯。让KK觉得很好笑。(如果没听错的话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擦汗)
  • mirabellecat
  • 第一次來,也第一次留言
    但身為光飯,越看越搞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想知道到底怎麼了...可以mail給我日文repo跟留言板密碼嗎?
    謝謝^^
  • yoyo
  • 關於差別待遇的問題,
    我覺得是沒有耶~
    我參加的是從2001年到現在的年末年始冬控
    其實剛側或是光一側現在感覺上大家都沒怎麼分
    因為我們常常是抽到哪裡就坐哪裡
    雖然都是光一放 也常常抽到三壘側
    然後周圍認識的放 也都沒一定坐哪裡
    看控的時候 四周也有光一放也有剛放 看扇子就知道了
    所以一方面是現在都混著坐很難分了啦
    一方面這也不是光一的個性
    他不是那種本位主義的人~

    我覺得應該是因為曲目的安排讓ichiko桑誤會了
    從前舞台移動到後舞台時剛好是一壘方向
    那時候剛好放完輕鬆的CM
    唱的歌是輕快的歌
    那時候光一就會跟歌迷微笑揮手
    從後舞台移往主舞台時從三壘方向時
    唱帶點哀愁的歌(還有帶點技巧性的歌)時
    王子先生是絕對不會揮手的
    從以前就這樣
    即使你站得很前面
    很明顯是他的歌迷也一樣
    真的 屢試不爽喔

    而且感覺上他不容易跟歌迷對到眼睛
    大概是害羞的個性使然(笑)
  • ichiko
  • 這樣啊
    的確。是這樣也有可能

    謝謝yoyo桑的開解哦
    這樣想就舒服多了
    本來昨天還在猜是不是有偏激放做了什么事
    因為光一最在乎的就是放,被其他人傷害還可以排解,要是被放傷害了的話真不知道他該多難過
    然后今天看了留言板,發現結果還是老問題
    還好還好
    拍胸口
  • winnie
  • 謝謝ichiko的補充,最近覺得記憶力消失的速度頗快...Orz
    不曉得有沒有什麼改善的方法... 抱歉留了不相關的話~^^;;

    REPO大致看了一下,覺得光一並沒有情緒失控到失了水準的地步啊~~為何要如此被責備呢?!不了~~~
    若能有ML來參考的話會更清楚吧?!(妄想~~)
    再去多讀幾遍REPO~~

  • k-dino
  • 真不知道该说了什么了,任性的相方请适可而止吧
  • Sumiri
  • 這個..雖然看很多飯在部落格上寫鹿兒島事件
    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但我還是想了解得仔細一些
    所以麻煩mitsuo大寄report給我吧!!!
    感激不盡><*

    ps,想問問
    大家用心製作的許願信籤寄出了嗎?:)
  • dragonfly
  • mitsuoさん お久しぶり
    dragonflyです~~(揮揮手 )
    看到這篇訪問 真的又會回想起鹿兒島事件 ><

    (本來打了一堆氣噗噗的感想 想想還是del掉了~ ^^")


    說嚴重點...
    讓光一發出這樣感嘆....
    我真的覺得....那些人背叛了光一
    背叛了光一對她們的信任(?)
    ><

    即使如此....他還是得強顏歡笑
    努力作效果...
    因為他是堂本光一!!

    (默默的留了mail :P)
  • yoyo
  • 在於光一沒有露出"融雪臉"(KKL常用的名詞)>_<

    就像winnie桑說的:光一並沒有情緒失控到失了水準啊
    為什麼要被責備呢?

    以前每次相方耍任性的時候(越來越覺得不只是任性而已)
    光一都會用溺愛(?)又縱容(??)笑容安撫
    然後讓大家(KK放跟KKL放)在KK相親相愛的感覺下結束MC

    這次在幾個場子
    光一碰到這樣的情況,反應是-默然以對
    對那些習慣光一以往處理方式的剛放.KKL放而言
    當然(?)是不可理解 大加撻伐了

    或許是光一已經到了極限吧
    這次的巡迴常常被剛用言詞及行動孤立
    連MA也被捲進來>_<...
    (這點真的很心疼 想想MA跟光一之間的牽絆)

    像mitsuo桑說的,這些都是一點一點累積下來
    一直到鹿兒島

  • 雨
  • 雖然一直是個潛水的光一放,但喜歡光一至少也有8、9年了
    可是對近來發生的鹿兒島事件到堂本兄弟事件都不甚了解,若mitsuo方便的話,可否也將報告和留言版 mail 給我呢,謝謝你喔!
  • natsuo
  • Dear mitsuo

    看到妳回了這麼長的留言,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也很高興妳還記得我,mitsuo不管面對什麼真的都很認真呢

    我也覺得光一是不會拋棄KK的,但就像妳所說是個性使然
    而我想說那樣的話卻是私心作祟
    如果以放為名加上這種心態,我覺得對光一很不公平
    雖然對光一可能少了些直覺性、非理性的喜歡
    但對光一的欣賞、欽佩、尊敬、感謝種種感情加在一起
    也許還超越了喜歡吧
    所以如果光一受委屈,我也會心疼
    所以不能讓自己口無遮攔的隨性發言

    不想被偶像討厭嗎? 這倒是還好
    我只是不懂,他是因為真的快樂所以去做那樣的SOLO
    還是因為大家不喜歡他那樣所以去做(簡言之:反骨)
    (不過也許是我自己看不太順眼才在疑東疑西吧)

    不過還好,已經過了最鬱悶的時候
    對KK的確是漸漸的疏遠(似乎轉向年輕有活力的NEWS XD)
    只是對我來說,剛 光一 KK 乃至整個J家是無法分割的
    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座森林實在不太划算
    這個說法好像有點怪?(笑)
    要分手還是難了點,順心而為吧
    當然原則是不做小媳婦囉~

    關於鹿兒島的REPO,謝謝mitsuo貼心的建議
    mitsuo的體貼我就老實不客氣的領受了(笑)
  • winnie
  • 會覺得大阪場冷,也有可能是位子的問題啦~~
    週遭的人若很冷靜的看,或是聊天吃東西之類的,
    老實說是會影響我看con的情緒的...
    不過我有努力投入其中,儘量不受旁邊的人干擾~~
    我有感受到小剛對大阪場的喜愛,
    但相較於之前看的北海道場,會覺得不夠high...
    也許是我對大阪場有過高的期待了吧~~

    另一個冷~~
    不曉得是不是氣候的關係(那天白天下了あられ),會場真的很冷~~
    看到一半有人開始穿外套,開暖包~~
    沒記錯的話,元旦那場KinKi也覺得那天特別冷,
    講到後來就決定唱歌暖和一下身體~~
    (OS:YA~~我已經冷到不行了~~來練拍手+搖手燈功吧~~)
    老實說常常覺得那麼冷的天氣,穿那麼少站在舞台上,
    還流著汗,這樣不會受寒感冒嗎?!還是舞台燈有取暖的效果?!
    (又在胡思亂想了~~ ^^;;)

    總之,大家請多保重身體健康~~~
  • bethy
  • natsuo san:
    我可以了解你的疑問
    我唯一能夠回答你的是
    他的確是從solo中獲得非常大的快樂
    正如同光一從shock裡或得到的一樣
    雖然是非主流的音樂 但是因為是他從低潮中獲得拯救的音樂
    所以無論如何 也會繼續下去
    也因此最近兩年讓他穩定了很多
    不像過去那五六年間 整個人是在不安定期
    如果你不太能理解的話
    可以搜索"粉紅雨滴"的雜誌翻譯喔.....
    那邊可以說是最能了解他的情報來源

    mitsuo 不好意思 占了你的版面....^^//


  • bathy
  • 的確
    不過他在solo找到很大的快樂這一點
    這個不論是雜誌記者如何解讀 想必不會錯到哪裡去
    至於細部的想法 當然透過廣播是最理想的了解途徑
    至於不了解他SOLO內容的人 透過雜誌也能接觸到他的視點
    總比突然看到表演嚇一大跳要能有心理準備多了

    如果說KK在廣播時最素顏 最不偶像的時候
    那麼最近光一也許是也放鬆了一直逞強的態度
    選擇慢慢自然的表達了自己的情緒
    就他那麼ㄍ一ㄥ的個性來說 也許是好事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看待光一的
    是把自己當成消費者 把他當消費品
    還是把自己當成他的助力 他的朋友(當然 這是比方)
    如果不強制自己定位在把歌迷當成神的話
    也許他會輕鬆些
    當然他是不會降低水準的....
    雖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啦....^^///
  • natsuo
  • Dear mitsuo

    NEWS真的很不錯 XD
    人多熱鬧總是開開心心的樣子又不至於太吵
    前陣子看他們演唱會的DVD看的真是開心呀
    尤其是看到台灣那段,想到自己也是那鬼吼鬼叫的一員 XD
    我不太會分析曲風之類的(音痴...囧)
    但的確是喜歡他們的歌,朗朗上口的感覺


    bathy san
    謝謝你給我的留言
    剛從solo活動裡得到很多快樂,我是知道的
    06年3月底我有去看con,也看得很愉快
    (但後來出的DVD我卻沒看完...)
    我的疑惑是他「為什麼」決定做這樣的solo
    我一直覺得剛太執著於偶像和音樂人的差別

    你推薦的BLOG我去看過了
    說真的,我已經很長時間沒看雜誌訪談
    因為我不喜歡看太抽象的話,那很累(汗笑)
    另外也有一個更大的障礙,我現在不太能接受粉紅妄想
    被太多桃公主之類的女性稱呼炸翻的後遺症
    堂本剛就算穿裙子.塗指甲油.任性又愛裝可愛,總也是個男人
    mm...就因為這樣,我現在能晃的地方很少 ^ ^;;

    但是,真的謝謝你
    我們就繼續用自己的方式關注他們吧 ^^

    ps.如果有其它想討論的不嫌棄的話可以到我一個月更新不到一次的blog XD


    mitsuo 不好意思,佔你的地方說這麼多不相干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