誕生於傑尼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娛樂表現者-堂本光一,與眾所周知,擁有壓倒性實力的正統派音樂劇演員-井上芳雄。

只要是舞台劇粉絲,一定會想看到這兩位齊聚一堂的模樣。

新春對談請到兩位華麗的王子,毫不保留地暢談音樂劇的魅力,彼此的價值觀,以及他們在樂屋不為人知的模樣。

擷取1.JPG

 

熱絡的現場娛樂市場中,依舊生生不息的音樂劇。能歌善舞的年輕演者,陸陸續續進入這個領域,成為當中的核心,並且吸引來一群新的舞台粉絲。

三十來歲,明星般的存在,堂本光一與井上芳雄就是其代表。

堂本在KinKi Kids活動之外,親自參與督導的主演音樂劇「Endless SHOCK」,樹立了1400次以上的公演紀錄,持續打破演劇界的各種常識。

井上則是靠著東京藝術大學聲樂科鍛練出來的深厚歌唱力與表現力,以及超群的身材比例,不限於演劇界,也擴展到電視與電影界活躍中。

擁有『王子』稱號的兩人,同樣是1979年生。堂本在帝國劇場擔任最年輕座長首次演出「SHOCK」系列,與當時仍是大學生的井上,首次踏上帝劇舞台演出「伊莉莎白」,同樣都是2000年。

 

這次的對談是在堂本擔任傑尼斯事務所後輩公演的特別來賓,十二月的某日晚上,帝國劇場-他們的根據地。

 

──首先,請告訴我們兩人初次相見,以及至今的交流互動。

堂本 最早是我們兩人共通認識的STAFF從中牽線…

井上 沒錯,最早確實是「莫札特(阿瑪迪斯)」(14)吧?光一來觀劇,到樂屋來打招呼。那次以後,就會跟那位STAFF三人一起去聚餐。

堂本 不過那已經很最近的事。在那之前我當然早就看過芳雄的舞台了。因為我是那種偷偷去看,不會去樂屋打招呼的類型()

井上 從很久以前開始,周圍的人就常跟我說「你應該跟光一聊一聊」「你們兩個有的地方很像」。

堂本 咦?真的嗎?

井上 嗯,有好幾個人都這樣跟我說,所以我也一直在想「真的有這麼像嗎?」

堂本 雖然我們兩個都被人稱做『王子』,但這個對我來說已經是個梗了()

井上 我也是!所以我非常能理解光一自謔搞笑的那種感覺()。我也常被人說TALK的感覺跟你很像。例如我會說:「都三十後半了,哪還是什麼王子啊~」()

堂本 從來沒有自稱王子過,我想芳雄應該也是這樣吧~()

 

透過作品 感受到相同的志向

 

──說到兩人很像的部份,跟劇團其他共演者之間的距離感也是吧?你們都說過,不會特別跟大家打成一片,這算是一種孤高的存在嗎?

堂本 是這樣嗎?嗯,是有種獨特的孤獨感吧~

井上 嗯,沒錯。

堂本 若要說實際上會不會感到孤獨,那當然是不會啦~和共演者的關係也一年比一年拉近。不過,從站在舞台前方的立場來說,畢竟不是360度都長了眼睛,擔任主演的人任誰都感到過孤獨吧。而且各種責任也全都在自己身上。

井上 對呀。沒有經驗過那種立場恐怕很難理解,(那種孤獨感)無論如何都會有的。我年輕的時候曾經跟很多人訴說過「我覺得很不安」,結果都沒有人跟我有同感。

堂本 我想也是。

井上 一個沒弄好,別人還以為你是在自誇。

堂本 可能還會跟你說「當主角嘛~多少感到不安也是應該的!」()

井上 對對對。就這樣漸漸地了解到,各種立場有其所肩負的任務,也不需要別人來理解自己的立場。

堂本 我們兩個人雖然同處於娛樂表演的世界,但一路走來的過程卻完全不一樣。現在我才敢說出口,我以前一直以為芳雄說不定對傑尼斯有偏見,實際聊過之後才發現完全沒有!

井上 光一你會這樣想才讓我意外哩!() 我對光一的印象是,在主流媒體的世界有許多經歷,是自己伸手不可及的人。我真的沒想到自己能像這樣跟你普通地對話。

──你對KinKi Kids的認識到什麼程度?

井上 電視節目我一直都有看喔!「LOVE LOVEあいしてる」更是每個禮拜都看。啊,不過光一剛開始演「SHOCK」的時候,我腦袋裡確實有「你跑到這個(舞台劇)世界來,我會很傷腦筋耶~」這樣的念頭()。當初在音樂劇界真的引起不小騷動呢!以「SHOCK」為首,傑尼斯在帝劇上演的戲碼不是越來越多嗎?「慘了!傑尼斯要是來真的,進軍音樂劇界的話,我們恐怕地盤會被搶光了!?」我想在我周遭的人應該都有這種危機感。

堂本 哈哈哈!原來你們會這樣想。

井上 不過,之前我久違地再度觀賞「SHOCK」,我更加清楚知道,我們並不是敵對,要打垮彼此的關係,而是站在同一塊領域,做同一件事,也就是一起開拓新觀眾,一起興盛這個業界,有著相同志向的夥伴。如果(SHOCK)只是上演一年兩年就結束,我可能會覺得「只是來這邊一下子而已啊~」,但看過「SHOCK」就會知道,你是認真的。

堂本 之前也聊過這個話題,令人覺得很有趣,芳雄你演過那麼多外國翻譯作品,卻說「我好想演原創的舞台作品」。相反的,我卻是「不想侷限於原創舞台作品」。在這方面,我們剛好相反呢。

──市村正親在「西貢小姐」謝幕時開玩笑說「下次讓光一來演我這個角色」,確實很想看看有光一參加演出的「西貢小姐」呢。

井上 對呀!

堂本 要演的話,我比較想演譚(Tam)

井上 ()。那個角色都不說話的,這樣好嗎?(*譚是主角年幼的兒子)如果由光一飾演譚,那譚可能得跳一首歌了()

堂本 ()

井上 這樣子一想起來,會讓人興奮呢。光一也跟我一樣,是想去挑戰新事物的類型。

 

觀眾是敵?是友?

 

堂本 但是想挑戰新事物,就必定會出現否定的聲音。「SHOCK」首演的時候,反對的聲浪可不小。被說是「你們到底想在神聖的帝劇幹什麼!」

井上 當時是這樣啊。不過我也常挑戰新事物,或許該說是挑戰自己不拿手的事。現在正在上演的舞台(「NICE GUY in N.Y.」)是喜劇,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演好這種純喜劇,但總之去做做看就對了。我想觀眾應該也感受得到這股挑戰的精神。光一每年上演「SHOCK」,也是持續地做改變,增加難度…,這些大家都看在眼裡。就算是粉絲,也不是什麼都覺得好。

堂本 嗯。基本上我的想法是…觀眾都是敵人!()

井上 即使是自己的粉絲嗎?

堂本 對。當然,粉絲也是最強大的友方。可是在這方面絕對不能心存僥倖,不抱持著「這些人都是敵人!」這樣的想法上舞台,可能會有演不下去的時候。重複觀賞的觀眾很多,必須做出讓她們無話可說的演出,不然可沒辦法持續長年公演。

井上 可是這樣上舞台不會覺得可怕嗎?要站在敵人面前耶~

堂本 嗯~布幕拉開前會感到可怕,但一站上舞台後就不覺得怎麼樣了。

井上 原來如此。我第一次單獨主演的舞台「Me and My Girl(06)是喜劇,那時候我還沒演過喜劇,所以超級緊張,排練時也老是失敗,心裡怕得要死…就在那時候,森光子女士透過人傳話告訴我「觀眾是你的友方,你只要想著友方正期待著你的演出,就這樣站在舞台吧!」我就是靠著這句話,站上初日舞台的。過了這些年,我體會到森女士並不是真心認為觀眾是友方,她很清楚觀眾是敵人,但卻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告訴我那句話。

堂本 嗯,我也這麼認為。森女士講過的話中,我印象最深的是這句話。「排練雖然重要,但不論導演跟你說了什麼,正式演出時,舞台是屬於我的。」

井上 啊~

堂本 這不是一個覺得「觀眾跟STAFF全都是我的友方」的人會說的話。而是一個會把自己逼到極限的人才會說的話。

 

(續後篇)

 

 

創作者介紹

大王子與小王子,還有平成王子

Mas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